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冷笑话 > 冷笑话

局长的表

admin2024-02-06职场笑话人已围观

简介罗子飞,再给你说个事。孟小凡轻轻敲了下桌子,又瞅了眼虚掩的门:昨天我看到咱们头儿了。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罗子飞朝她瞟了一眼,双手仍不停地敲击着键盘。 头儿又换了一

 

“罗子飞,再给你说个事。”孟小凡轻轻敲了下桌子,又瞅了眼虚掩的门:“昨天我看到咱们头儿了。”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罗子飞朝她瞟了一眼,双手仍不停地敲击着键盘。

“头儿又换了一块黑色的表。”孟小凡顿了顿又说:“黑色的……你见过有人戴黑色的手表吗?”

“黑色的表……也许挺贵吧?”罗子飞停止了跳动的手指盯着孟小凡的大眼睛摇了摇头,“你怎么总是对头儿的手表感兴趣呢?”

“谁叫咱们工作能力强啊!闲的。”孟小凡拍拍额头:“当然也可能是在网上看‘表哥’的故事看多了。”

“真是闲的……”罗子飞突然笑了,将笑声连同“蛋疼”俩字咽了回去。孟小凡毕竟和自己一样也是刚出校门进入社会才半年的大姑娘,若对她说出这俩字实在不雅。罗子飞这样想着,他记得上上个月孟小凡曾经几次把全局上下所看到过的手表都理了一遍……

而上个月,孟小凡也像今天一样隔着办公桌喝完最后一口红茶又弄出神秘的味道:“罗子飞,今看到头儿戴的手表没?一块崭新的金表。”正在整理资料的罗子飛立马抬起头:“没看到呢,你说一块金表值多少钱啊?”

“也许几万块也许十几万或几十万……我哪知道啊。”孟小凡将空瓶丢进垃圾篓:“唉!反正咱是买不起也用不着。”

随着窗前“咳咳”两声干咳响起,办公室鲁主任倒背着双手的身影从门前晃了过去。两天后的周五,临下班前的五分钟,鲁主任在QQ工作群@了所有人,随后对本周的工作做了简单的总结,又发布了下周的两条工作重点。紧接着头儿在群里晒出近几天所戴的金表和一张截图,并附上一段文字:这些天我很高兴,不但是因大家的工作做得很好很出色,同时还因为我的孩子上班第一次领到工资后,悄悄为我网购了一块金表……

这之后,孟小凡和罗子飞为金表的事忐忑了好长一段时间,总感觉头儿那段话就是说给他俩听的,但后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俩那天也查看了头儿发的截图甚至还在网上进行了对比,那块他们眼中的“金表”确实只值598元人民币。

如今,头儿又戴上了另一块黑色的表。

“唉,真是闲的,病咋又犯了呢?”孟小凡边说边起身拉开门却蓦地怔住了:“鲁主任?”

站在门口的鲁主任迅速调整了一下尴尬的表情,对着后退了两步的孟小凡,吐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领导的私事是你们随便谈的吗?”

“息怒息怒。”罗子飞慌忙赔着笑脸:“鲁主任息怒,消消气,咱们就是在这闲聊两句,闲聊两句。”

鲁主任没再说话,狠狠地剜了两人一眼便转身走了。

转眼又到了星期五,下班前的最后五分钟,鲁主任又照惯例在工作群@了所有人,对本周的工作做了简单的总结,并发布了两条下周的工作重点,紧接着头儿又在群里晒出左手腕及那块黑色的手表……同时发了一段文字:大家认识这块表吗?也许有的同志还不认识这块表,不论是否能看懂这块表,我都要在这里向大家表示歉意……

“马局不必太过自责,这也是事出有因,迫不得已。”鲁主任的这行文字刚蹦出来。群里便有人立马跟随:“是啊!是啊!”

“这是说的啥意思呢?”孟小凡眨了眨大眼睛盯住罗子飞帅气的脸。罗子飞只是一个劲反复地摸着后脑勺却不说话,见鲁主任下班路过门口便喊:“主任主任,有一事相求!”

鲁主任停下脚步看了眼孟小凡之后目光便停在罗子飞的脸上。罗子飞脸上绽开媚笑:“就是想问问马局在群中发的那个表是块什么表?”

“不懂是吧?你俩今后要学的学问还多着呢。”鲁主任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说:“上周日晚上,马局在家陪客人喝了些酒后,不想家人突发阑尾炎,马局开车送家人就医途中,被查出酒驾,那表叫……定位手表。”

“定位手表,懂吗?不懂查去。”鲁主任不待罗子飞答话便挥了挥手,留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很赞哦! ()